首页>保险资讯>银保监会顶层设计落定 过渡期严防监管空白

银保监会顶层设计落定 过渡期严防监管空白

2019-03-03 08:36:53 分类:保险知识    

3月21日下午,一个时长仅30分钟的会议,一套新任领导班子,拉开了一个银行保险领域新监管时代的序幕。

随着原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被任命为新成立的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银保监会”)首任主席,机构调整和“三定”(定职能、定机构、定编制)方案也开始酝酿。

业内普遍预计,银保监会成立后,将强化以资本约束为核心的银行业和保险业监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监管架构确定后,监管的理念和思路有必要回归金融监管的普遍规律,即强化以资本约束为核心的审慎监管体系,同时赋予市场主体更多的规则之下的自由,以增强市场的效率和活力。

强化资本约束

3月21日,新成立的银保监会确定了首届领导班子,原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出任新成立的中国银保监会首任主席;原中国银监会第一副主席王兆星出任中国银保监会排名第一的副主席;原中国保监会主持工作的副主席陈文辉出任中国银保监会排名第二的副主席;原银监会纪检组组长李欣然担任银保监会党委委员、纪检组长,原保监会纪检组组长林国辉则另有他用。至此,银保监会形成“1正7副1纪检组组长”的9人领导班子格局。

同时,会议还宣布成立若干工作组,研究下一步包括“三定”方案在内的机构调整实施方案。

“本次机构改革都是为了适应当前的经济发展、金融形势的要求。”原银监会副主席周延礼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经济发展已经由原来的追求速度过渡为如今的追求质量,经济发展重心的转变,配合着金融也要高质量发展,就需要防风险。银监会、保监会的职责整合是为了防范化解风险能力、提高应对各种风险的水平、不断完善一些有效的制度要求。

谈及“银保两会”合并及未来监管的变化,全国政协委员、中银香港副董事长兼总裁高迎欣认为,金融监管体制整合有利于统一监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对央行与新组建的银保监会在审慎监管和行为监管方面的主责及分工应进一步明确,逐渐由分业监管转向综合监督,强化审慎监管和行为监管的有效性和专业性。

中国平安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马明哲表示,合并对金融业的整体发展非常好。“金融和经济是密切相关的,经过20年的分业监管,金融业快速发展,这时候国家决定就金融的监管体系进行改革,是与时俱进的,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对整个行业的发展都是更好的。”马明哲如是说。

朱俊生表示,国际金融监管的普遍经验表明,金融监管机构主要通过资本约束的方式限制商业银行以及保险公司资产负债表的过度扩张,以降低单个银行与保险公司及整个金融系统的风险。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亦赞同这一观点,他认为,银行和保险公司有相同的风险,即机构风险。银行吸收存款、发放贷款,保险机构向公众卖保险,承担理赔责任,两者与社会公众有债权债务关系。“要保证债权债务关系的健康运行,就需要监管机构的资本情况,即强调资本充足率的监管。”赵锡军如是说。

朱俊生告诉记者:“此前银监、保监部门都通过各种方式强化监管,但有的政策具有过渡性的特点,且也有可能带来不利的非意图后果。监管架构确定后,监管的理念和思路有必要回归金融监管的普遍规律,即强化以资本约束为核心的审慎监管体系,同时赋予市场主体更多的规则之下的自由,以增强市场的效率和活力。”

新华人寿董事长万峰认为,一方面,未来对保险产品的监管将更趋严格,另一方面,解决了过去保险产品处于银行业和保险业的夹缝当中,甚至是形成更为复杂的混合产品,不受任何机构监管的情况。“有些产品,银监会管不着,保监会也管不着,或者保监会批准的产品,相关的银监会也管不着,总之就是产品乱象或者是缺失监管这种现象,一定会受到遏制。”万峰表示。

“三定”方案成下一关注点

谈及对于原银监会、保监会合并后过渡期的看法,全国政协委员、南开大学金融学院常务副院长范小云认为,可能需要参照国际监管标准,并结合中国国情,全面梳理中国银行、保险业各类业务监管规则,填补法规空白,及时更新业务和风险发展的监管规制,预计可能会有涉及银保合作方面的新监管措施出台。

周延礼认为,一般情况下,机构改革方案出来后会有“三定”方案,在职责整合期间,市场可能会出现空当期,但监管一定会无缝隙衔接,以确保市场平稳健康地运行。

“三定”方案落地,将意味着真正的改革开始实施。

走过20年的保监会和发展了15年的银监会,各自拥有庞大的分支网络。根据官网公布的数据显示,原银监会系统包括银监会机关28个内设部门、36个银监局、306个银监分局、1730个监管办事处,另设北戴河、沈阳、顺德、廊坊4个培训中心;原保监会有15个内设部门和2个直属事业单位,设有36个省(区、直辖市和计划单列市)级保监局,以及苏州、烟台、汕头、温州、唐山5个地市级保监分局。

银保监会成立后,这些部门将如何处置?

朱俊生认为,保险作为非银金融机构,与银行的差别显著。即便监管部门合并,在银保监会内部仍有必要分部门监管。因此,在其内部如何设置银行、保险的具体监管部门,以及建立部门之间的协调机制非常重要。如何分、分到什么程度、如何整合共性的监管部门,提升监管效率,仍需要进一步探索。

对于银保监会与中国人民银行将如何协作?

朱俊生认为,将银监会和保监会拟订银行业、保险业重要法律法规草案和审慎监管基本制度的职责划入央行,有助于明确银行、保险监管目标,即主要立足于风险监控与消费者保护,而不是行业发展,有助于解决此前存在的监管部门行业发展与风险控制、消费者保护之间的角色冲突,对于打破不同监管部门之间的监管真空与监管套利具有积极的意义。同时,新的职能划分强化了央行的宏观审慎监管职能。这在理论上有助于增加货币政策与审慎监管之间的协调配合,赋予了央行应对系统性风险的手段。

“新成立的机构与央行之间的关系如何协调也值得关注。根据什么标准确定哪些银行业、保险业的重要法律法规,并交给央行,还需要进一步明确。”朱俊生还指出,接下来的监管协调非常重要,旧机构原有的哪些审慎监管基本制度将由央行拟定,也需要进一步讨论,二者之间既不能出现监管空白,也不能出现重复监管,避免增加不同部门博弈的成本。

相关资讯